大众娱乐 存100送38(被嫌弃的)

流水的网文大IP,铁打的MMO游戏。

文 | 星晖

编 | 园长

2022年3月25日,由盛趣游戏开发的《庆余年》手游正式上线。该游戏改编自网络作家猫腻的同名小说,自研班底为盛趣旗下的传世工作室。

早在当年连载时,《庆余年》原著就是起点男频相当能打的人气选手。随着电视剧版热播,这个故事的号召力进一步攀升,堪称近年来热度最高的网文IP之一。

上线数个小时后,《庆余年》手游不出意料地登上了App Store免费排行榜榜首,风头正劲。

被嫌弃的《庆余年》手游

图源@庆余年手游

但与此同时,非议声也随之而来。当首批尝鲜的粉丝涌入游戏,那份似曾相识的体验感让许多人如临大敌,失望论调开始冒头。在TapTap等玩家聚集地,游戏在内测期积攒的高评分步步跌落。

千呼万唤始出来的《庆余年》手游,又要走上男频前辈的老路了吗?


谁在期待《庆余年》手游?

《庆余年》手游的上线,意味着网文大IP的开发阵列再添一员大将。

时间拨回到2007年2月13日,那一天猫腻的《朱雀记》终于连载完毕,字数定格在1581724。这部经常断更、随心所欲的小说,让年轻的猫腻拿下了2007年新浪原创文学奖玄幻类金奖。

两个多月后,猫腻开了新书,决定写一个关于“私生子”的故事。彼时越来越了解网文读者喜好的他,打算认真地写一本大红书。

后来的结果我们都知道了,这个故事被猫腻命名为《庆余年》,而《庆余年》也真的像他心中所想那样大红特红、一发不可收拾。

被嫌弃的《庆余年》手游

《庆余年》人文社版,图源@人民文学出版社

从2007年5月1日到2009年2月28日,猫腻把《庆余年》写成了一部3988572字的大长篇。这部小说被当时的起点高层誉为“一部不可多得的作品”,并在万众瞩目中盛大收官。

如愿写完大红书后,春风得意的猫腻奔往大庆,与相恋数年的女友相约“共度余年”,并于2010年结婚——直到此时,“庆余年”这个特别的名字才揭晓了最终的谜底。

在那个书评区热热闹闹的年代,《庆余年》展现出了罕见的粉丝忠诚度,高质量的长评曾经层出不穷。这种源于作品本身的、了不起的生命力绵延至今,并在媒介之间延伸、流动。

十几年前,《庆余年》的纸质书由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出版。十几年后,这个故事以游戏、剧集等形式在数字世界里再启新篇。

2019年7月10日,庆余年手游官方微博宣布获得授权,并公布制作团队、开启预约。四个多月后,根据小说改编的电视剧《庆余年》第一季上映,以爆款之姿横空出世。相较于其他出自男频IP的影视剧,《庆余年》的口碑与流量皆是佼佼者,一时间热度空前。

被嫌弃的《庆余年》手游

图源@庆余年官微

2022年3月,《庆余年》手游正式上线前,官方数据显示预约量已突破800万。由此可见,在剧集加持之下,2007年诞生的《庆余年》在2022年依然拥有着令人艳羡的IP势能,受众体量相当庞大。

一方面,作为一款拥有大IP保驾护航的3D MMORPG手游,《庆余年》无疑会吸引相当一批MMO品类本身的中重度玩家。

另一方面,作为大众娱乐产品的一环,《庆余年》手游需要同时接引原著粉丝、剧集粉丝,以及更广泛的潜在受众,譬如可能存在的古风爱好者、武侠爱好者等等。

鲜明的IP属性是《庆余年》在营销层面招揽用户的最大杀器。

宣发口径上,《庆余年》手游打出了“庆余年1.5季”的口号,吸引了不少好奇目光。在观众频频向主创团队催更《庆余年》第二季的当下,所谓“1.5季”的说法坐实了手游授权的正统性,并让后者借着这股东风向上翻飞。仅在3月25日当天,“庆余年1.5季”的微博话题阅读量就达到5.2亿。

为了达成影游联动的一致性,《庆余年》手游中的场景搭建、角色形象都有与剧集版呼应之处,尤其是那些具备辨识度的关键人物,捏脸时的参照对象不言自明。

与此同时,手游的代言人选择了在《庆余年》电视剧中饰演才女范若若的艺人宋轶,希望以此激活观众对《庆余年》IP的感知,将剧集热度引渡至手游上。

被嫌弃的《庆余年》手游

图源@庆余年手游

多管齐下,《庆余年》手游的热度节节高涨。问题是,把流量引来之后,游戏本体真能接得住这份巨大的期待吗?


又是男频大IP,又是MMO?

《庆余年》的原著故事有着历史与现代交汇的奇异魅力。在明线范闲与暗线叶轻眉的探索之旅中,一幅家国天下的画卷徐徐展开,大人物小人物如串珠落进盘中,谋略史话与武道传奇交相辉映……

当你怀着这样的期待打开《庆余年》手游,一切美妙想象会被下载资源时见到的精美CG烘托到顶点,接着在花哨细腻的捏脸界面酝酿到极致。

然而随着移动摇杆浮出来,情况慢慢发生微妙的变化。

你盯着屏幕上的建模,说服自己这其实还不错。进行教学战斗时,飘逸的手感终于令你产生了一丝迟疑。而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十有八九来自游戏屏幕顶部滚起来的公告字幕:“恭喜某某少侠与范闲伙伴投契相知、携手同行!”

被嫌弃的《庆余年》手游

被嫌弃的《庆余年》手游

游戏内的滚动公告

是的,“范闲”二字还被染上了醒目的橙色。紧接着,庆祝玩家在“伙伴拜访”中获得“绝世伙伴”的公告一条条出现,“费介”“言冰云”等熟悉的名字划过屏幕——当然,它们都带着象征好运的橙色。

在此之后,“天降好礼”式的洗礼扑面而来,“您的元宝不足,是否前往充值?”的灵魂拷问一遍遍映入眼帘,于是倒下的骆驼也不得不从梦中醒来,我好像听见了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。

不开玩笑地讲,《庆余年》手游的定位是一款人们熟悉的MMORPG游戏,这应当是每一个玩家都有所预期的。但操作界面、玩法机制以及付费点带来的“熟悉感”还是引发了不小的质疑。

在TapTap,《庆余年》手游曾经有过9.0的评分高点,内测后也能稳定在8.0分左右。但3月25日上线后,其评分一路下探到6.4分,成为当日热门榜前5名中唯一落在7分以下的游戏。

被嫌弃的《庆余年》手游

图源TapTap

高赞的前排评论中,有玩家批评称攻击技能“像页游的挂机游戏技能”,还有人直言“感觉就像天刀的换模游戏”“天刀换皮石锤”。针对建模粗糙、打击感差、付费压力大等问题展开的负面评价几乎铺满了TapTap评论区。

至于《庆余年》手游的贴吧,风向同样不容乐观。首页上挂满了标题带有“天刀”字眼的贴子,更有网友发帖辩论《庆余年》到底更像《天涯明月刀》还是《楚留香》,回复中还有人提起另一位种子选手《新笑傲江湖》,战局越发混乱……

被嫌弃的《庆余年》手游

图源庆余年手游吧

客观而言,动辄扣“换皮”或“缝合怪”帽子的言论对开发者并不公允,但玩家的情绪也不是完全没有来由的。

时至今日,人们已经被高度同质化的MMO们锻炼出了异常灵敏甚至矫枉过正的嗅觉。更何况,在男频大IP改编作的浪潮中,玩家已经见证了太多不如人意的MMO作品。早年间的IP授权游戏有的停服消失,有的另起炉灶。

仅就男频IP而言,集齐了专业制作团队、MMO类型、白金网文大神等元素的前辈中,有上线一个月即从App Store免费游戏榜第一掉到两百名开外的《雪鹰领主》,也有时不时沉在免费榜千名之后的《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》……

被嫌弃的《庆余年》手游

雪鹰领主2019年12月15日 - 2020年01月20日排名趋势,图源七麦数据


MMO与卡牌两大类,几乎成了近年来男频IP游戏的宿命。而习惯了失望的手游玩家,已经不再会为情怀轻易买单。


《庆余年》做MMO,错了吗?

第一个问题,为什么IP改编偏爱MMO?

就类别本身而言,MMORPG即Multiplayer Online Role-Playing Game,中文一般译作“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”,其本质是角色扮演,这天然契合了IP粉丝的互动诉求。

对于《庆余年》爱好者来说,手机游戏最大的卖点是你能身临其境,通过扮演虚构世界里的角色游览四方、体验剧情乃至影响全局。而所谓“还原原著”“尊重人设”等要求,正对应着RPG游戏的运作逻辑。多人在线机制则能更进一步地模拟真实世界,促进真人与真人之间建立连结,生成有别于NPC的、不刻板的互动。

简而言之,如果游戏厂商想为玩家创造一个世界,MMORPG正是现有类别中最直观的选项,正面案例包括《魔兽世界》《最终幻想14》等端游MMO翘楚。

从市场表现来看,MMORPG也是长期活跃在中国游戏市场上的游戏品类,营收前景良好。

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(GPC)与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发布的《2021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》显示,2021年中国移动游戏收入排名前100的产品中,角色扮演类(ARPG/MMORPG)游戏收入占比为19.56%,数量占比则占到25%,均居于市场份额首位。总体上,MMO游戏依然有着较大的用户基数,收入规模也十分可观。

被嫌弃的《庆余年》手游

收入排名前100移动游戏产品类型数量占比,图源伽马数据

从去年秋季风靡网络的《哈利波特:魔法觉醒》到现在话题中心的《庆余年》,行业头部项目的处理模式也证明了,大IP搭配MMO的制作思路仍是现阶段手游创设“沉浸感”的最优解。

再看《庆余年》的出品公司盛趣游戏,其前身是盛大游戏,早在2001年就靠运营《热血传奇》创下了当时全球大型多人在线游戏运营纪录。盛趣游戏先后推出和运营了《热血传奇》《传奇世界》《泡泡堂》《龙之谷》《最终幻想14》等热门游戏,具体研发《庆余年》的传世工作室成立至今已有18年历史,MMO品类的研发经验尤为丰富。

被嫌弃的《庆余年》手游

《热血传奇》14周年庆宣传图,图源《热血传奇》官网

对于深谙MMO之道的盛趣游戏来说,《庆余年》的诞生是如此稳妥而易于预测。它定位的品类可验证,推进的思路可验证,操刀的团队可验证……不做成MMO才是意外。

第二个问题是,《庆余年》手游选择MMO,错了吗?

尽管《庆余年》等MMO新游有时令人感到“换汤不换药”,但需要指出的是,国产MMORPG手游面临着复杂的竞争环境,其中种种命题很难用粗暴的“换皮”等字眼加以概括。

游戏领域的常态是头部玩家呼风唤雨。MMO玩法强社交性的另一面是,当存量用户有所流失时,社群的负向反馈会显得格外严重。再加上我们身处社交网络的时代,MMO游戏的“火”与“凉”会被进一步放大,冒险的代价太过高昂。

竞争迭代之下,MMO市场的主流产品都在往头部的形态靠近,新游戏也往往基于成熟产品的模板进行微调、创新,这是《庆余年》可预测性的延续。

外部环境方面,近年来游戏市场对男频IP的态度也有所降温。原创IP游戏是赛道顶端的主流,网文IP改编游戏的常青先例本就不算多,过往一些不美好的经历势必会消耗用户对此类作品的信心。

回到MMO手游本身,其品类规则也正走到一个新的路口。开放世界与二次元题材来势汹汹,它们都是MMO手游有望包容、革新的发展方向。见识了海拉鲁大陆的玩家再回到老牌MMO的空气墙面前,那种束缚感势必会演变为失落与不满。

被嫌弃的《庆余年》手游

《塞尔达传说:旷野之息》宣传图

对《庆余年》来说,IP基础能从源头处带来用户增量,但这一切仅仅只是个开始。为了平衡中轻度剧情玩家与MMO核心重度玩家之间的平衡,《庆余年》对外传达的策略是加码的美术与剧情内容,包括官方宣传的“外传故事”“异闻故事”“专属剧情”等等。

这固然是一种合理的商业选择,但它的本质不过是旧瓶装新酒。不可否认,老牌劲旅依然有着最稳固的旧瓶,并且能在竞争中抢得最大的IP、最诱人的新酒。只是时事推移,如今单靠新酒已无法那么轻易地征服广大玩家。

毕竟现在我们已经知道,原来瓶子也可以是新的。

声明:四帝国车市所有作品(图文、音视频)均由用户自行上传分享,仅供网友学习交流,版权归原作者刺猬公社所有,原文出处。若您的权利被侵害,请联系 956463625@qq.com 删除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sdgchs.com/b/35322.html